卡阳城集团2138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人生感悟 > 老师讲的故事

老师讲的故事

时间:2012-03-02 作者:小小Z 点击:

  老师已退休,现居乡下。

  一天,几个同学聚到一起,讲起了他们的老师,在校时,他们都曾受到老师的器重,现在,他们大小都成了点气候。有人提议,教师节那天,去看看老师吧,要带上自己的车,给老师壮壮脸儿。提议得到了几位同学的赞同。他们都是有车的人,虽然都是公车。

  教师节这天,他们坐着自己的车,先后到了老师的家,唯独小喜还没到。小喜是老师这个村所在乡的乡长,上任还不到半个月。一个戴眼镜的同学不满地说,小喜最近来得最慢。眼镜说着,就拨打小喜的手机,但总占线,眼镜就一遍遍重拨。他终于与小喜联系上了。打过手机,眼镜说,小喜马上到。

  说话间,就有车声传来。他们迎到门口时,小喜的桑塔纳已停院门口了。小喜下了车说,对不起,对不起,路上遇到了点儿麻烦。

  老师关切地问,啥麻烦?

  小喜入坐后说,到这个乡报到后,秘书建议我换台车,要不就换换车牌子。我想,换了好像要与前任乡长势不两立一样,影响不好,就没换。今天,我坐这车来到刘村村口,有台拖拉机迎面开来,路虽不宽,但完全可以会车。可拖拉机硬是占着路中间不靠边。拖拉机手瞪着眼,凶凶地看我们。司机让他往一边靠靠,他脖子一拧说,好人不给坏人让路。我听了这话感到好没道理,就下车问他,你认识我吗?他摇头。我说,你不认识我怎么说我是坏人?那人看一下车牌说,坐这车的没好人。司机说,这是新来的乡长。乡长有急事,你这位大哥行行好,让我们过去吧。那人看看我,很不情愿地让了路。路上,司机给我吐露了真情,原乡长看上了这个村的两个女人,乡长夜间经常自己驾车在村头轮换着与这两个女人约会,这车成了那乡长的活动别墅。我恍然大悟:难怪秘书建议我换车换牌号呢。

  小喜的话引起了同学们的兴趣。眼镜说,那开拖拉机的恐怕是乡长情人的丈夫,他没误你一顿就不错了。

  众人哄一下笑起来。

  老师摆了家宴,请学生入座。酒过三巡,话过情谊,话题不知怎么就又拐到了车上。同学又讲了几个有关车子的奇话、趣话。老师只是听。一个学生怕冷落了老师,就打断话题,给老师让酒。老师喝了酒说,我也讲个车的故事吧。学生们连声说好。

  老师问。知道农科所的老黄吗?

  学生们说知道,知道,有名的玉米育种专家。他前一段升了,正处。

  老师点头。

  老师说,这个村,是农科所的一个玉米育种繁育基地。老黄要升官的消息那天传到了村里。这村的大人小孩没有不认识老黄的。那年,村里玉米苗得了一种奇怪的病,玉米苗由青变黄,由黄变枯,然后大片大片死去。村里去请老黄,老黄来了连口水都没喝,就直接到大田察看苗情,然后配制农药。经过几天几夜抢救,苗保住了,这年秋季,还获得了丰收。在这之后,老黄将这个村定为玉米良种繁育基地,使农民每亩地的收入翻了一番……老黄对这村有恩哩,黄要升官了,他们咋不高兴呢,可他们心里却不黄离开。村长和几个已知消息的人却和老黄话别……一位老人拉着老黄的手说,走吧,人往高处走,水往海中流。走后,甭忘了咱村,这儿是你的家,村里的人都是你的亲人,啥时想家了,就来看看,啥时育出了好种子……也甭忘了……给咱家的田留一些,咱的田肥哩……老人说着说着就哭起来了。

  村长说,哭啥,老黄升了,喜事哩。村长劝说着别人,自己竟也落起泪来。

  后来,村长问老黄,走前,有啥让村里办的没有?

  老黄想想说,明天给我找台拖拉机吧。

  村长一时不解,上面不是派轿车来接你吗?

  老黄说,我想再坐一次咱村的拖拉机。

  村长说,老黄,只要不嫌弃,甭说一台,十台也行。

  第二天清早,老黄起床开门一看,大门口外蹲了好多人,他们身后,停了一大片拖拉机。

  他正纳闷,村长走过来说,听说你要走,大家都要来,就都来了。

  老黄说,这不行,不行。这么多拖拉机,交警不让上路的。

  村长说,老黄,不让他们上大路,让他们开车送你到大路口总行吧。

  老黄拗不过大家,便上了一台拖拉机,其它就一字排开送老黄赴任…

  老师的故事讲完了,学生们听了,好一阵沉默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