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阳城集团2138
心灵鸡汤 诗·画·话 流行·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www.2138b.com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意林杂志 > 非常故事 > 护肤狂魔是我爸

护肤狂魔是我爸

时间:2017-11-06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宇宙第一帅
  
  老实说,我爸并不算是长相惊为天人的锥子脸大帅哥,但在我心目中,他却帅得一塌糊涂。
  
  他的眼睛很大,且是令人羡慕的大双眼皮。他的鼻子高挺而别致,像一座小山峰般立在脸上。人中深陷,形成一道完美的沟壑。嘴唇不薄也不厚,总是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。这样一张轮廓合理、起伏有序的脸,简直就是立体的风景。
  
  護肤小能手
  
  每个人都有特别在意的东西。我爸也有特别在意的东西,那就是他那张老脸。
  
  他的在意是十分明确、毫不遮掩的。对于各种美容产品,他懂的比我们家所有女性加在一起的还多得多,堪称护肤小能手。比如他每天早上无论多匆忙,都会比我多用20分钟来洗脸。在清洁护理之后,还会手法地道地均匀涂抹上一层厚厚的男式护肤霜。
  
  但是,我们都知道著名的墨菲定理。简单来说,就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。我爸越是在意他那张老脸,他那张老脸就越不安全。
  
  护脸之路不易
  
  我爸第一次破相时,我妈还只是个包着尿布、满地爬的娃娃。
  
 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,年幼的我爸和家中几个兄弟一起放鞭炮玩。我爸自作主张增加了放炮难度:将一个铁皮盆子倒扣在炮仗上,他原本点着炮捻就灵巧地躲开了,可是鞭炮并没按预想发出声响,于是他壮着胆子前去查看。
  
  就在我爸掀开铁皮盆的一瞬间,爆破成功了。他被炮仗炸成了一个满脸花点的小麻子,用了将近20年才逐渐平复。我爸第二次破相时已40多岁了,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,他喝高了,左脚绊了右脚,一段“华丽的舞步”之后,摔倒在楼梯上。我爸倒地的一瞬间,不知道吹了什么邪风,脸先着地了。
  
  实际上,只是脸蛋上的皮蹭坏了一块,没出一个星期就结痂自行脱落了,甚至都没留下什么疤痕。但无疑的是,我爸更加视那张老脸如珍宝了。
  
  都是鸡蛋惹的祸
  
  我爸的第三次破相就在前几天,那天晚上只有我和我爸在家,他主动说要给我做晚饭,煎4个蛋。我也没多考虑煎蛋对于他来说的难度系数,于是就回卧室看电影去了。
  
  过了大约2分钟,隔着两堵墙,我听到厨房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,像是锅和铲子同时从高处坠落在地上发出的碰撞声。
  
  我疑惑地踱步到厨房,眼前的一幕让我目瞪口呆:锅躺在地上,铲子躺在地上,一枚煎好的鸡蛋平躺在灶台上方的青花瓷盘里。而我爸已经逃到洗手间去了,正在用大量的水冲洗脸部。
  
  我听着哗哗的水声,把锅铲重新放回它应该待的地方,开火,倒油,煎剩下的3个饱受惊吓的鸡蛋。我爸大喊:“快给我找烫伤膏!”然后一脸窘相地坦白:“我往外盛鸡蛋,炒瓢歪了,我看锅要倒,就伸手去扶。”我打断他,插了句话:“徒手扶锅?”心里还想了一句没敢说出来:“少侠,功夫不错啊!”
  
  我爸没搭理我继续说:“没扶住,锅就掉地上了,一落地,油就飞起来了。我一闪身,就烫了我这半边脸。”在我无法停止的笑声里,我爸像平时涂抹护肤品那样,专业地涂抹了烫伤膏。
  
  已经过去快一周了,我爸脸上的大花点已经渐渐结痂脱落了,留下一个个小小的、浅浅的痕迹,像花。但这并不妨碍我觉得他帅。只是,我现在一看到他,就会喊:“大花!大花!”
  
  我爸也不恼,只是默默地低下头,念叨着:“可吓死我了,可吓死我了。”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