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阳城集团2138
心灵鸡汤 诗·画·话 流行·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www.2138b.com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意林杂志 > 非常故事 > 小失恋

小失恋

时间:2017-09-11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我和许嫚之间近到只有10厘米。
  
  这样的机会一学期只有两次:期中和期末考试后——班主任宣布名次,我们上台领奖。
  
  第一名领了奖下来,第二名上去。
  
  我终于可以正面瞄一眼许嫚了。我张开鼻孔,拼命呼吸许嫚身上散发的若有若无的清香。她给了我一个明媚的微笑,嗯,每次这个时候她都会,我就是为这个来的。
  
  第一名奖品是一个立体的文具盒,外加一套十二色的铅笔,第二名只是一个单层文具盒和一个薄笔记本。所以你明白了吧?第一名和第二名交错时,许嫚那是胜利者的微笑。
  
  我抱着奖品屁颠屁颠地回到座位,心满意足地开始甜蜜期待下一次。其实谁都不知道,我偷偷地努力、算计,只是为了考一个第二名。我要是重新变成了第一,谁知道那抹如朝霞般直达心底、能温暖我半个学期的微笑会不会瞬间消失呢?也许变成白眼儿都不一定。
  
  每次从讲台下来,她的微笑里有小小的得意,也有稳坐钓鱼台的大气,毕竟人家之前是在县城读的书。但我知道,里面肯定也有友好,因为正是有我垫背,她才能班级第一,年级第一。
  
  对于第二名的同学,许嫚有理由保持警戒,却又要时时示威。所以,许嫚从来不跟我说话,校外遇见,她甚至装作和我不认识,昂头,目不斜视,像一只骄傲的小白鹅。
  
  她哪里知道,我喜欢她!
  
  一年级下学期时她刚转来,我看的第一眼就“喜欢”上她了,如今都二年级下学期了,她也许还不知道。坐在她斜后方的我经常偷看她,她白皙的脖子衬得她如此傲慢,偶尔晃动的马尾,像一幅明晰的画。
  
  她只喜欢考试,因为那是她最出风头的时刻。她还喜欢上劳动课,那是她表现优秀的另一个战场。除此之外,所有的时间她都给我一个剪影,认真听讲,专心做题,连偶尔的回头都没有过。
  
  犹豫了很久,我终于找到一个借口,用铅笔在她的椅背上敲了两下,她慢慢回头,满眼都是疑惑。
  
  “能不能看看你的双层文具盒?”她又轻轻笑了。
  
  她的文具盒干净整洁、清香扑鼻,削好的铅笔有三支,橡皮有透明的、水果味的和动物形状的,共四块。打开文具盒时,双层一道升起,上面印着的大象、老鼠、狮子似乎都在动,像一个动物园。
  
  还文具盒给她的时候,我红着脸小声说了句谢谢。因为不知道下一次说话会是什么时候,所以我心跳得生疼。
  
  接下来,我只能在劳动课努力寻找机会。
  
  那天我憋足劲儿要好好表现,因此班主任布置完任务刚走,我就往教室后面的工具那里冲。我盯着扫帚去的,咦,比我想象的重很多,抬头才发现是因为另一只手也抓住了扫帚柄。
  
  是许嫚。
  
  我慌了,突然僵在那里,不会呼吸。
  
  不知过了多久,听到嘎嘎一阵大笑,是大建标志性的笑声,有取笑又有讽刺的意思。发觉大家的目光聚集,他还故作幽默地打了个比方,引起了哄堂大笑。就这一句话,把我惹恼了,脑子里瞬间金星乱冒,我转身从不知谁的课桌上摸过来一把铅笔刀,架上了大建的脖子。
  
  所有人都被吓坏了,当然也包括我自己。我朝着大建怒吼:“你敢再说一遍!”
  
  大建开始还笑,当慢慢感觉到刀锋的冰凉,他又怕了,开始向我求饶。
  
  教室里像漫画里的特写一样,都僵住了,满世界黑线,谁也不敢说话,也不敢动我,直到班主任来,把我拽到办公室训话。
  
  “你竟然敢跟同学动刀子?啊,往大了说这叫杀人未遂!才小学二年级,你怎么这么凶?从哪儿学的!?”
  
  我不吭声。
  
  班主任发完了火,声调开始柔和下来:“大建到底说了什么,让你动了刀子?”
  
  “他、他说……”
  
  我脸憋得发烫,但是话说不出来。
  
  班主任开始猜:“他说你们俩争功?”
  
  我摇头。
  
  “他说你们俩瞎积极?”
  
  我还是摇头。
  
  班主任又猜了几个,我汗都下来了。
  
  “他说你们俩好了?”
  
  我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,猜到现在,这句话最接近。
  
  “大建说……我们俩……手……拉手,像、像是要入洞房……”
  
  班主任一愣,仰起头哈哈大笑:“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呢?”
  
  我疑惑地看着班主任,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。
  
  我对大建动刀子的事情在学校一下就轰动了,走红程度直逼登上校史的校长那位神童女儿。可是结果我们俩都没事儿,大建刚回到教室就又嬉皮笑脸起来。而我,既没被开除,连检讨都不用写。
  
  但是没几天,许嫚转学了。没人知道为什么。知道许嫚转学的那天,我心里忽然有个什么东西倒了,砰的一声,碎了一地。  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