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阳城集团2138
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www.2138b.com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文苑 > 抛却繁杂赏榴花

抛却繁杂赏榴花

时间:2016-11-14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槐柳阴初密,帘栊暑尚微。
  
  日斜汤沐罢,熟练试单衣。
  
  ——南宋·陆游《立夏》
  
  “一年春事到荼蘼。”
  
  荼靡花开的时候,春天的绚丽接近尾声,再过几天,最后一番花信风将吹开紫色的苦楝花。
  
  小时候,我家大门前靠南边的空地上,长着几棵高高的楝树。它们太高大了,以至于我似乎从来没有仔细端详过楝花的模样,只记得每年花开时节,树顶上雾腾腾的一片紫色。倒是常常在天冷的时候,到楝树下捡金黄色的楝子,剥开带着清苦味的果肉,抹在手上以防冻裂。
  
  十二三岁那年初夏,在城里工作的父亲带回了一块淡紫色的又细又薄的布料,让母亲按最新的样式给我和妹妹每人做了一件衬衫。父亲说,今年时兴藕荷色。果然,没过多久,年轻姑娘们就纷纷穿起了这种颜色的衣服,不过,她们称这颜色是楝花灰。我好喜欢这个名字!至今还隐约记得那个夏天,一眼望去,在水塘边洗衣闲聊的姑娘们那笼罩着淡紫色光晕的美丽身影。那件楝花灰色的漂亮衣衫,把少不更事的我带向了青春的领地。
  
  18岁那年5月,立夏时节,我在河南大学美丽的小花园里遇见了丁香花。紫色的、白色的丁香,小小的花朵,好闻的香气,像是陌生的友人,其貌不扬,志向高远,为我打开了一片新的天地。我满怀喜悦地摘下一小串白色的丁香,放入信封,寄给了远方的朋友。
  
  不久前,看到一篇文章中说,丁香花的花语是“纯真无邪、初恋、谦逊、光辉”,我暗自惊讶。是啊,美丽而不起眼的丁香花,不正是我们纯真年代的写照吗?
  
  5月下旬,时值小满,大地默默,却心潮涌动,红艳艳的石榴花开放了。
  
  “猩红谁教染绛囊,绿云堆里润生香。游蜂错认枝头火,忙驾熏风过短墙。”元代诗人张弘范的《榴花》如此生动有趣,让人忍俊不禁。
  
  “石榴花发街欲焚,蟠枝屈朵皆崩云。千门万户买不尽,剩将儿女染红裙。”明代诗人蒋一葵的诗则形象地描述了当时燕京石榴栽培之盛况。
  
  不由得想起我们河南荥阳的河阴石榴。
  
  石榴是古老的树种,由西汉博望侯张骞从西域引入,在黄河流域种植,在河阴县(今荥阳广武、北邙乡)栽植的这种石榴又名河阴石榴。它味甘而色红,个大而子满,核软而无渣,盛唐时被列为朝廷贡品,当今仍驰名全国,畅销各地,是荥阳名特产之一。
  
  近几年,曾数次去河阴摘石榴,却从未想过要去赏榴花,不禁为自己的“实际”而羞愧。
  
  仔细想来,花与人生是有着某种对应关系的,我们在某个时段对某种花感兴趣一定是有原因的。我在此时想要去看榴花,是否也别具意味呢?
  
  且抛却繁杂,轻衫薄履,就此出发。美丽火红的榴花,带给我们的一定不只是甘甜;年年花开的老树,也一定会对我们说些什么吧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