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阳城集团2138
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www.2138b.com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人物 > 白敬亭:说我长得帅?你们一定不是发自内心的

白敬亭:说我长得帅?你们一定不是发自内心的

时间:2017-09-06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《夏至未至》中的“小太阳”陆之昂,是白敬亭第四次演高中生了。
  
  三年前的网剧《匆匆那年》中“小天使”乔燃一角,为长相清秀的白敬亭带来了“国民校草”的头衔,也为他带来了更多青春校园题材的片约。《旋风少女》中集学霸、运动天才与暖男于一身的初原师兄,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中不服传统教育管束的“学渣”高翔,都将白敬亭身上不同画风的少年感,调动得淋漓尽致。
  
  然而,在这三部作品中,白敬亭却从来没有机会诠释一名少年的“长大成人”。直到《夏至未至》,白敬亭一直把陆之昂从男孩演成了男人,“国民校草”总算迎来了“成人礼”。
  
  选择出演《夏至未至》中的陆之昂,是白敬亭被团队说服后的结果。而在此之前,因为演了很多中学生,他一度非常抗拒青春题材。
  
  《夏至未至》首播当晚,因为“少年感要爆出屏幕了”,“白敬亭”和“夏至未至陆之昂”双双上了热搜。随后登上热搜的还有“白敬亭、肌肉”。因为在剧中秀出了肱二头肌,白敬亭在健身房各种晒肌肉的照片被网友们迅速挖了出来——很爷们儿的一面,如他所愿,正在慢慢被大家看到。
  
  当然白敬亭更希望大家看到的是剧中他的变化。其中他最得意的就是,陆之昂在书店看到傅小司的书崩溃的重场戏。拍摄之前,白敬亭一直憋着一口气,也做了很多功课。直到实拍中,他放下一切包袱号啕大哭,那一刻他心里的大石头才彻底放下。在《夏至未至》中塑造角色的目标,他自认已经圆满达成。
  
  当然,遗憾还是有的,比如他希望剧中陆之昂的毁容特效妆能够更脏更惨一些,相比偶像包袱,他还是希望角色更真实。
  
  刚刚入行时,白敬亭并没有成为“演技派”的“野心”。参演《匆匆那年》时,剧组其他年轻演员都或多或少有过表演经历,只有白敬亭在表演上是“白纸一张”,他也没有给自己许下什么宏愿,唯一的目标就是不要拖其他演员后腿。
  
  开拍前几天,他已经提前背好所有台词,一个人在宾馆房间里想象着对手戏演员都在场,一遍一遍地练习。开拍后,即使没他的戏,他也会整天扎在剧组里,观察其他演员,观察戏到底是怎么拍出来的。内向的他羞于开口请教,只能用默默观察这个笨方法。
  
  而第一次因为表演建立起自信,也是在《匆匆那年》的片场。在第一次拍摄乔燃向方茴表白时的哭戏时,白敬亭没刹住车,哭早了。拍摄第二条的时候,他控制住了自己,直到方茴背过身去那一刻,白敬亭才让隐忍多时的眼泪无声流下来。整个剧组都情不自禁为他鼓掌,这是他记忆里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掌声。这一刻,他体会到了演戏带来的快感和成就感,也第一次感觉到“自己可以演戏了”。
  
  《匆匆那年》一经播出,白敬亭的微博粉丝数量就成倍上涨,很多素不相识的小姑娘一夜之间就成了他的迷妹。
  
  可是白敬亭还没来得及享受被追捧的感觉,就结结实实地体会了一把“人言可畏”。在网剧《匆匆那年》播出到四五集的时候,娱乐圈的那头,柯震东因吸食大麻被捕,这也导致他在电影《小时代4》中的戏份全部被删。这时候,网上开始流传白敬亭与柯震东有几分相似的言论,而流言再经过几轮传递,就变成了白敬亭将替代柯震东出演《小时代4》。短短几个小时,白敬亭的微博就被柯震东粉丝的怒气攻陷,而网络舆论也纷纷质疑白敬亭借机炒作。刚刚踏进娱乐圈,还没怎么“红”,就险些“黑”了,新闻爆出的那个早晨,打开微博的白敬亭真的一脸“蒙”,最令他感到委屈的是,他“既没动机也没能力去做这件事”。事发当日,完全不知如何应对的白敬亭,卸载了微信和微博,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乱逛,他只希望这一天快点过去。晃到中午,他终于想通,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,就必须要面对这样的局面,对于没有任何娱乐圈资源的他来说,眼前的机会是多么来之不易,无论如何都要走下去。
  
  白敬亭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录音系。大学三年级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就读的专业有点冷门,说不定将来的就业都很成问题。而为了给他交上一年一万多的学费,父亲要起早贪黑地开出租车。这让白敬亭自责,也让他开始为自己谋划新的人生。
  
  他曾经上招聘网站寻找平面模特的工作,然后遇到了很多声称只要他交个十几二十万就能被捧红的骗子。“我没有二十万。”白敬亭自嘲。
  
  后来他找到一家韩国公司开办的培训机构,准备花钱学点儿有用的东西。七天训练只完成了五天,却为他带来了人生最大的转机——相熟的韩语翻译姐姐鼓励他去面试网剧《匆匆那年》。第一轮试镜,没有任何表演底子的他,把台词念得一塌糊涂。当时他以为自己肯定没戏了,不想再试。但片方考虑到他充满“少年感”的外形气质甚是难得,第二天又把他叫回来,试试小角色,顺便给人搭戏。不想让推荐人失望,也不想让剧组为难,出于一份责任,白敬亭还是去了。没想到他学得非常快,搭戏的过程中台词越念越顺,最后竟然赢得了男二号乔燃的角色。
  
  在成长过程中,白敬亭的技能养成和进阶,大约都是这种模式——他很少主動关注到自己的天赋,如果不是兴趣驱动,他的责任感就会成为最大的动力。
  
  比如,学钢琴,是辛苦工作了一辈子的父母,出于最朴素的价值观——让他长大后能够有拿得出手的才艺。白敬亭学得认真,常常在区里的钢琴比赛中拿奖,还考到了业余十级证。《匆匆那年》和《夏至未至》中的钢琴表演,都是他本“手”演出。
  
  “他的三观真的很正。平时不抽烟也不喝酒,爱好特别阳光,就是喜欢打球,最不济就是打打游戏。”在经纪人苏玮明眼里,白敬亭的纯朴,正是因为他的父母为他营造了非常健康的成长环境,不会给他灌输人穷志短的观念,也不会过度骄纵他,给予他空间去做自己的选择,并在经济上全力以赴支持他。
  
  这两年,白敬亭开始接触各种综艺节目。然后高智商、不会撩妹的“注孤生”(注定孤独一生)、爱怼粉丝的京腔段子手等迥异于“暖男”的人设,已经成为白敬亭的新标签。
  
  用推理术语来讲,白敬亭在思维和情感上都是一个非常“本格”的人,极其注重逻辑和原则,即使是在推崇人情世故的娱乐圈,“场面话”依然不存在于他的语言系统里,“八面玲珑”四个字,可能永远与他无缘。无论作为演员还是艺人,他可以强迫自己学着更主动,更开放,更自信,但底线是用自己的方式获得尊重和喜爱,并不是为了取悦别人,而做出自己都无法理解和接受的事情。他甚至笃定地告诉我们,哪怕在娱乐圈再待几年,他也是“本性难移”了。“你不能要求所有人都能接受、理解你的表达方式,感受到你的情绪。”此刻他的表情非常坦然,已经不再是那个一看负面评论就会情绪波动的白敬亭了:“就这样吧。没有一个人在世上能够保持完美的状态。”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