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阳城集团2138
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www.2138b.com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www.2138b.com > 送往天堂的发条车

送往天堂的发条车

时间:2017-05-05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活到八十三岁,铁匠赞布拉老糊涂了。他是一个嗜酒如命,驼背的黑老头。他的手艺是从父辈那里继承来的,无论是木材、铁还是金银,到他手里就变得服服帖帖。
  
  年迈后,他的手脚再不听使唤,眼神也变得很差,附近的家庭主妇们请他过去,干一些诸如给锤子上把,给锅碗瓢盆打补丁等杂活儿,作为回报,给他一些低度酒喝。
  
  他在别人的屋檐下铺上皮革防潮,旁边放一壶比酸乳清水好不到哪儿去的低度酒,挥动散发着木屑铁屑味儿、变了形的手指干活,时常喘着粗气。他往大瓷碗里倒满低度酒,咕咚咕咚灌下去,喉结上下移动。
  
  我们这些孩子笑成一团,他透过圆帽檐瞪我们一眼,咆哮道:“赶紧滚开,你们这些小恶魔!”他常常喝醉,把手里的工具往旁边一扔,在两户人家之间来回踱步,握住他的发黑的拳头,喊天骂地。
  
  那年夏天,他捡起搁置很久的工具,剪铁丝开始做一个奇怪的东西。我们天天守在那里,看他能做出什么名堂来。铁匠赞布拉也叫我们帮忙。有时手中的大锤落地,他便骂道:“你们这些断了手的小恶魔!”起初他做了两大一小铁辋木轮,用铁轴把两个大轮子连起来,安装齿轮,再装小轮子。
  
  现在,别说是我们这些孩子,就连大人也开始好奇老汉到底在做什么。他也不告诉别人做的是什么,被问烦了就生气。他给三个轮子安装齿轮,用铁板做了一对机翼。那天早晨,我们见所未见的怪东西接近竣工。我们这些孩子翘首企盼,看那只铁鸟怎么能飞上天。
  
  那天早晨晴空万里,没有一丝风。赞布拉老人在装有机翼的发条车上拴好长长的麻绳,让我们拉着它奔跑。他挽起衣摆跟着我们拼命跑,嘴里大喊:“喂,小恶魔们!跑起来,快!”
  
  我们像骑了快马,扬起灰尘一路奔跑,并频频回头,希望我们身后的怪东西能够缓缓地飞上蓝天。我们失望了,它始终没有离开过地面。我们像被抛向岸边的鱼,张着嘴气喘吁吁。赞布拉老人把双手放在胸前,也喘着大气,嘴里含糊不清地喊着:“你们……这些恶魔……”
  
  我们无精打采地拉着那怪东西回去,放在铁匠门外。或许是缺了某些零件,它才没有飞上天吧。
  
  发条车的失败让老汉一蹶不振,连喝几碗低度酒,绕着他的发条车咆哮:“我什么都会做!你们瞧好喽!我要坐着这辆发条车去天堂。去那儿我从圣母手中的金碗接过美酒喝个够。我从天堂放下夹子惩罚你们这些吝啬的臭婆娘!”
  
  第二天,可怜的赞布拉老人已无力起床,三天后去了天堂。
  
  老人笃信能够送他去天堂的那辆发条车最后沦为我们的玩物,两个机翼很快就脱落了。后来,老人的后辈们在两个大轮子中间装上长条木,改装成了运水车。
  
  或许老铁匠始终相信他的发条车真的能送他去天堂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