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阳城集团2138
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www.2138b.com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www.2138b.com > 老年维特之烦恼

老年维特之烦恼

时间:2017-06-14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经过公园,看见那张熟悉的铁椅子,有好多感慨。
  
  以前我就住在公园对面,从窗户望出去,总看见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,坐在椅子上跟邻居聊天。
  
  问邻居他为什么那么闲,邻居说:“他病了,在家养病,太太上班,一个人寂寞,所以总出来找人聊天。”
  
  果然见他愈来愈消瘦,连走路都变得吃力的样子,说话的声音也小了。但他还是出来,还是一坐就坐上几个钟头。
  
  又隔一阵子,看到个女人扶着他,慢慢把他搀过马路,慢慢借给他一个肩膀,让他扶着坐下,坐在旁边摸着他的手,看着他的脸,还偶尔把他的帽子摘下来,摸摸他化疗之后光秃秃的头。
  
  然后就许久不见他们了。据说死前他坚持回家,在家里走的。
  
  又经过一年多,再见到那妇人,已经开车了,据说是儿女建议她学,既出入方便,又可以散散心。
  
  大概每次学车完毕,由教练送回家,常看见她坐在公园的那张椅子上,跟汽车教练说话。
  
  这之后,她就没再出现了,据说跟子女大吵一架,卖了房子,搬去了别的地方。
  
  子女骂得很难听,邻居也说得很难听,说她跟比她小一大截的汽车教练谈了恋爱,居然连孩子都不认了。
  
  只是,也听说她对孩子吼:“我照顾了你们老子几十年,又没日没夜一两年,我大半辈子白过了,剩下这点日子,我要做我爱做的事,我死了,也不冤。”
  
  到北京去,问朋友:“那位老教授还好吗?”
  
  “不像以前那么好,一下子老多了。”
  
  上次见他,是在个艺术家的集会上,老教授一头白发,但是两眼闪着一种森森的寒光,好像能把人看穿。
  
  他的声音也亮,而且沉沉稳稳,不疾不徐,一开口便容不得别人插话,说的话又都能编成语录,每一句都是箴言。
  
  据说老教授在“文革”吃了不少苦,但撑过来了。说是“教授”,他其实没什么学历,只是继承了家学,而有不少门生;在艺坛,老教授对谁竖了大拇指,那人的身价就能大涨。
  
  “为什么不好了呢?”我问朋友,“上次看他还挺硬朗啊!”
  
  朋友笑笑:“他爱上了个女学生,很漂亮的一个年轻女演员。把他那点棺材本都捧给女学生了。”摇摇头:“女学生对他说得很明白,根本不爱他。”
  
  “他怎么说?”我问。
  
  “他说没关系,但是请求女学生别离开他。”长长叹了口气,“前些时,老先生追去了广州,打长途电话给我,一句话都没能说,就大声哭了,哭着哭着,又把电话挂了。”
  
  想起川端康成,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大师,据说晚年又爱上了一个花匠的女儿。
  
  女孩子常给川端送花,送着送着,人比花娇,让川端已经沉寂的灵魂又被勾起了生机,竟然不能一天不见那二十几岁的小女生。
  
  他求那小女生的父亲,常让她来。甚至听说他为那小女生买了房子。
  
  但毕竟属于两个不同的世界,小女生还是走了。
  
  川端口含着煤气管自杀,死前没有留下任何遗书,他的老友今东光说:“唯有毫无理由的自杀,才是真正的自杀。”
  
  只是那“毫无理由”,会不会是“说不出的理由”?
  
  跟川端比起来,还是歌德厉害。
  
  1823年,73岁高龄的老诗人,居然爱上了17岁的少女乌丽克,而且想娶她做妻子。
  
  人到老年,就像落日西垂,常有了旭日的感觉。少年维特的烦恼,那歌德20岁的情怀,竟然到他的晚年,又重新兴起。
  
  只是跟川端康成一样,老诗人的金钱、名声与热情,都没能打动乌丽克,乌丽克拒绝了。
  
  看卫星传来的台湾电视节目《劲歌金曲五十年》,全是早做了祖父祖母的老歌星,演唱三四十年前的老歌。
  
  台下坐的,也全是祖父祖母辈的听众,跟着旋律一起拍手、一起摇摆,摇摆去那昔日的“流金岁月”。
  
  主持人请一位老先生点歌,老先生想了想,笑道:“我要听《谁能禁止我的爱》。”
  
  全场都笑了,连电视机前的我们一家也笑了。不知谁笑骂:“这么老了,还听这首歌?”
  
  我没回头,没说话,却想起公园的椅子、北京的老教授、川端、歌德。
  
  谁能说人老了,就不再能爱。
  
  只要那爱是真诚的,是炽烈的,它与年轻人的爱有什么分别?  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